【文史】王鸣亚的功过是非 葛 君

2017/4/27 11:06:19

QQ截图20170427102426.jpg

文/葛

 

、生平与逸闻

王鸣亚(1892-1940)原名大章,字瓒生,别号平夫。1892年生于清朝广东崖州府羊栏妙山村人(即今海南省三亚市凤凰镇妙山村)。父亲王泽池,曾考取廪生资格,却终生八纲辨证、望闻问切,以中医为业。母亲黎氏是位家庭妇女,相夫教子不亦乐乎。

王鸣亚受父亲行医的影响,愿意悬壶济世,为百姓解除苦疾。可是父亲希望他科举成名,谋得一官半职,有权力为老百姓服务,不让他学医,而叫他寒窗苦读。

从妙山到崖城读书,需要沿驿道走70公里,途经下马岭。清代光绪三十四年撰修的《崖州志》描述下马岭说:“下马岭,城东六十里,斜峙海湾,有一径可通行人。乱石棋布,潮涨即不能往来。为州治东路第二重关隘,有汛驻防。麓有巨石,高二丈。雍正间知州程哲刻‘天涯’二大字于上。今通名此地为天涯。”古崖州的“下马岭”,是崎岖难行的垒石耸立的山海相交的交通要道,过往行人需下马绕着数以百计的垒石艰难前行。王鸣亚在往返学校和家室之时,经常在下马岭落脚休息,顺带欣赏“海判南天”、“天涯”摩崖。时而久之,深得教益。他想有一天能开山劈岭,修一条宽阔的大道连接崖城和妙山,扫除巨石障碍,也算是为家乡做出重大贡献。

崖城人流传:王鸣亚中学毕业,成绩优秀、慧根聪颖,深得崖城易姓大富人家看中,将18岁女儿易氏嫁给他。当易氏来到王鸣亚家时,看到茅草棚的住房心中非常不快,不由脸色难看。王鸣亚猜着几分,还是遵从礼节将新娘子引进茅草房。不料低矮的柴扉,将新娘子头上的银簪挂了下来,引起新娘子轻声咒骂,感到委屈极了,对公婆也不正眼相看。王鸣亚控制怒火,送走亲朋好友后,带一本书到柴房夜读,再也不进新房。不久,在一些乡里绅士的赞助下,前往日本留学,办大事去了。

但是,从正史上看,并没有王鸣亚娶易氏的记载,而是说王鸣亚7岁入私塾,16岁毕业于崖县高等小学,1908年(16岁)考入琼崖中学,时正值辛亥革命前夕。在校期间,目睹满清政府腐败无能,丧权辱国,萌生救国救民的思想。他阅览了许多进步书刊,又接触进步同学陈继虞等人,受孙中山先生民主革命思想影响,加入同盟会,致力于国民革命,组织同志宣传革命,遭清王朝琼崖镇守使黄志恒密令通缉他获悉后逃亡日本,进入早稻田大学学习,投身孙中山门下,成为新民主主义革命马前卒。

二十世纪20年代,王鸣亚在崖县娶夫人陈素兰,育有二女。长女王英华在日寇1939年侵占崖城后,逃难乐东时病逝,时年15岁。次女王英萃在颠沛流离中长大成人,学名王慧庄,现同陈素兰定居台湾。

无论传言或是正史,都表现出王鸣亚是一个爱憎分明的时代愤青,敢于叛逆,追求正义,致力革命,有社会责任感。

 

民主革命史

在日本,王鸣亚经友人介绍认识孙中山先生,受到器重。在袁世凯复辟帝制时,奉孙中山先生之命返琼,与陈继虞共同组建琼崖民军讨伐袁世凯倒行逆施行为。民国4年(1915年)12月,陈继虞自任民军司令,在广东省澄迈县(今海南省澄迈县)加训峒戊黎村,鼓动100余人揭起讨袁大旗,时年23岁的王鸣亚积极响应并出任副司令职务。

1916年,袁世凯去世,黎元洪继任总统,召开国会成立以段祺瑞为首的“联合内阁”。但袁世凯的死党龙济光还统治着海南岛。王鸣亚号召同志口殊笔伐龙济光鱼肉百姓,敲诈勒索的行径,被龙济光通缉,只得再度漂洋过海到日本就读法政大学。

1917年,为讨伐龙济光和桂系军阀沈鸿英,25岁的王鸣亚受命从日本返琼,任西路讨贼军别动队司令,同陈继虞领导的讨龙军南北呼应,转战琼山、定安、澄迈、陵水、崖县等地。王鸣亚率领军民攻打崖县县城,知县汤保芬是龙济光的爪牙,带着总务课长蔡福成等亲信落荒而逃。在抱告岭被民军中队长陈河令捕获,带回乐罗村“神山庙”交王鸣亚处治。王鸣亚下令即日在九所小坝枪决总务课长蔡福成,将汤宝被押到崖城游街示众后枪决。琼崖讨龙战争结束后,王鸣亚被任命为琼崖抚黎局总局长,致力安抚黎族民众,促进民族团结的事务。不久,抚黎局撤消,王鸣亚赴广州在孙中山大本营任内政部主事。

1920年9月,粤军总司令部委任28岁的王鸣亚为粤军义勇军第五路军副司令。王鸣亚返琼召集旧部,迅即扩充兵力联同陈继虞的部队,先后把桂系军阀沈鸿英、李根源、蔡炳寰赶出海南。1921年6月,孙中山委任王鸣亚为国民党广东省崖县分部部长,返崖县从事党务工作。1922年陈炯明叛变,派亲信邓本殷盘踞海南。邓氏派爪牙出任各县知事,搜刮民脂,荼毒生灵。日本人利用汉奸梁国之勾结奸商何瑞年等,以合营之名组织200余人在西沙群岛设立“实业公司”,开发西沙磷矿,进行经济掠夺,还肆无忌惮地在西沙群岛海面,掠劫我国渔民粮食和物资。而邓本殷却任日寇横行霸道,不采取抗议行动。鉴此,陈英才、陈世训、黎茂、吉章简、林家杨等24名爱国青年,发表《琼崖公民对西沙群岛沦亡宣言书》,积极发动崖县各阶层人民游行示威。30岁的王鸣亚同情和支持琼崖民众反对日本染指西沙,迫使日本人撤销“实业公司”和撤离西沙群岛。

1922年,30岁的王鸣亚先后受命为琼崖警备司令、广东讨贼军琼崖副司令、湘桂联军西路讨贼军别动队司令。王鸣亚身负讨伐邓本殷、冯铬楷的重托,他不辞艰辛,奔走各地,召集旧部,发动民众,组织军队,很快就发展至2000多人,转战于澄迈、定安、陵水、崖县、昌江等地。

1924年冬,孙中山任命32岁的王鸣亚为建国军第二路军司令,率部先后攻克琼东、定安、陵水、崖县等县城。邓本殷派心腹王洪尧到崖县任县长,王鸣亚两次带兵进攻崖城,迫使仅任二个月县长王洪尧从港门搭船逃走。1925年冬,王鸣亚赴广州谒见李济深。李济深将王鸣亚所带领的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琼崖游击统领部,并任命33岁的王鸣亚为统领。讨伐邓本殷、冯铬楷历时三年,大小战斗50余场,王鸣亚两次身负枪伤,为平息军阀混战,稳定革命后方立了功劳。

1926年,国民革命军渡过琼州海峡推翻了邓本殷的统治。王鸣亚在广州治疗枪伤,为进一步的发展做着准备。1927年,35岁的王鸣亚被任命为崖县县长。他上任后大做民生实事,办教育、兴水利、建公路、创盐务等。

1928年至1932年期间,王鸣亚负责修建崖城途经三亚到藤桥镇(今三亚市海棠湾镇)的公路,此条公路途径下马岭,即穿通当今天涯海角风景区的沿海公路。王鸣亚为促进公路早日动工,在工程款尚未到位之时,不顾危及自己的乌纱帽,利用港门火灾救抚款,修通全长10公里的崖县最早公路——崖感路首段(崖城至港门临高市)。王鸣亚动用挪用救济款修建公路之事被人利用,成为攻讦他的利器。他被陈汉光以贪污救济款罪名逮捕。因为救济款实际是用于修建崖城至港门临高市公路,并非中饱私囊,无法按贪污治罪,后经胡展堂、邹鲁等人多方斡旋,又经过国民党省党部为王解脱,王鸣亚得以释放。王鸣亚被释放后居住广州,往来香港、上海、南京等地。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是年11月24日,45岁的王鸣亚被任命为乐东县县长。1939年2月14日,日本军队侵占榆林、三亚崖县县长何定之闻风逃走,崖县无人主政是年9月16日,47岁的王鸣亚奉调任崖县县长、兼任崖县抗日游击总指挥。抗战时期,国民党与中共合作,成立抗日民主联合政府。在抗战面前,王鸣亚尚能按照“团结抗战”统一战线要求,执行“国共合作,共同抗战”的统战政策。因此,中共琼崖特委捐弃前嫌,以抗战大局为重,派遣林庆墀、何赤廖树金、吴东明舒春冕、吴天佑等一批共产党员,到抗日游击指挥部协同王鸣亚对日作战。

1939年12月,王鸣亚写诗《时事感怀》两首表达他抗日救国的情怀:           

 外侮战火满神州,奋起戎机抗倭虏。何当向东瀛去,痛饮扶桑一解愁。

     “生平立志为救国,也曾慷慨赋悲歌。时艰民生凋敝去,誓死收拾旧山河。

 

反共行径

1927年,蒋介石背叛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破坏国共合作,进行“清党”,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王鸣亚忠实追随蒋介石公开反共。1927年6月13日,35岁的王鸣亚被派返崖县任县长。其后还兼任“琼崖南路剿共总指挥”,积极进行“清党” 、“剿共”,残酷屠杀共产党人。

1928年1月中旬,为了打击王鸣亚的反共气焰,琼崖东路工农革命军前敌总指挥徐成章和副指挥刘明夏率部进攻三亚,在黎族农军的配合下,攻破了王鸣亚的老巢——三亚村,鸣亚慌忙乘船从海上逃窜,丢了几十支枪和大批弹药、物资等。不久,王鸣亚乘徐成章率军回师万宁之机,纠集民团和县兵3000余人,由地主蒙燕章带路进袭中共根据地藤桥墟。同时王鸣亚派黄鼎芬带他的亲笔信进入保亭营,笼络收买了原投靠共产党的黎族首领王昭夷,密谋设计诱捕中共崖县县委和工农革命军领导。王昭夷以给革命军送粮食和弹药为名,邀请崖县县委领导和工农革命军领导到他驻地商讨反攻藤桥事宜诱使县委书记以及革命队伍上当受骗。

王鸣亚派兵从保亭的喃林、罗葵、石让等地进入共产党部队的后方根据地仲田、走马园夺据炮台,同时伪装10余只船在海上设防线,断去海上交通,包围藤桥市。藤桥地区党组织领导军民持续12天反击王鸣亚的进剿,终因弹尽粮绝被迫于3月16日分两批突围,撤退到陵水新村抵达保亭营。县委书记李茂文、副书记张良栋等在藤桥牺牲,张开泰、王文沅、詹行城、张宝卿、陈儒充等十多人英勇奋战,冲出包围。牺牲的共产党员、革命战士和工作人员达100多人,被捕的有200多人。县委书记张良栋的妻子、崖县三区妇女主任李逸芬被押到藤桥施以酷刑,剥去全身衣服裸体游街示众。李逸芬坚贞不屈,英勇就义。县委书记李茂文的胞兄李茂秀阵亡,儿子被王鸣亚指使医生周家美毒瞎双眼,胞弟李茂松被抓到崖城枪杀。

1932年7月,陈济棠派陈汉光带领警卫旅和空军一个分队来琼,执行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政策,“围剿”红军和革命军根据地。11月,王鸣亚率领民团配合向陵崖革命根据地进剿。在内奸黄大忠串联叛徒曾宪成里通外合之下,王鸣亚在大里根据地包围中共陵崖县委书记王克礼及警卫人员等人,王克礼不幸中弹牺牲。王鸣亚接着又向太平峒、六弓峒进攻,30多名红军连战士和赤卫队战士阵亡,连长王贻超等被捕后在陵水县城被杀害。王鸣亚为了管理方便,削弱红军和革命军根据地力量,还强制推行“移民并村”,“五户联保连坐法”,杀害仲田岭附近几个村庄30多名无辜群众。

“剿共”中,王鸣亚和陈汉光争功夺赏,发生矛盾。陈汉光原是邓本殷的旧部,对王鸣亚抱有成见,一直在找机会整治王鸣亚。中共崖城地下组织充分利用这个矛盾,发动群众联名告发王鸣亚贪污救济款的问题。1933年下半年,陈汉光接到群众的控告,立即以贪污救济款的罪名逮捕王鸣亚,投入监牢,因贪污一罪不能成立,王鸣亚最后得以释放。但是,共产党利用陈汉光对王鸣亚给予政治上的打击,效果明显,迫使王鸣亚丢官弃职离开海南,直到抗战爆发才回海南。

1940年春,王鸣亚又秉承国民政府密令,率先在琼崖破坏国共合作,以发枪支弹药为名,诱骗陈世德(共产党员)的抗日中队进入抱善。王鸣亚逮捕了陈世德,收缴抗日中队枪支,遣散队伍。随后,王鸣亚又把吴秉明带领的抗日中队并吞,逼迫林庆墀、何赤、廖树金、吴秉明等人撤离国民党指挥部,潜回梅山和崖城周围的黎村继续从事抗日活动。

 

功过是非

1940年5月15日,王鸣亚在抗日民主联合政府任上病逝,享年48岁。葬羊栏镇(今凤凰镇政府附近),解放后迁妙山村,2010年又迁附近山上。

“自古英雄出少年”。王鸣亚少年立志,加入同盟会,参加民主革命,受清王朝通缉,表明他追求进步,反对专制,痛恨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清朝封建帝制,萌生救国救民的思想,注定在政治舞台上成为民国政府的急先锋,在琼崖的历史上,描绘了浓重的一笔,光彩夺目。

青年时期的王鸣亚,戎装沙场,不辱历史使命,反袁世凯复辟帝制,反陈炯民背叛革命,追击贪官,驱逐军阀,两次负枪伤,表现一位热血青年投身社会革命的大无畏精神。

人到中年,他注重民生,注重公路建设,并因致力地方经济基础设施建设,而被攻讦,还进牢房。他虽然挪用火灾救济款,但没有谋求私利,而是为了公益事业用于修筑公路。挪用不等于占有,更不是收刮民膏,资金是会偿还的。否则,王鸣亚也不会走出牢房,在政治军事上东山再起。

王鸣亚作为国民党党务工作者和国民政府地方官员以及国民军事人才,效力于他所在的组织,这是政治立场所使然,是他所在组织的工作指令,也是他效忠于这个组织做出的选择王鸣亚镇压共产党人是很残酷的,血债累累。但在抗日民主联合政府里懂得顾全大局,按照“团结抗战”统一战线要求,执行“国共合作,共同抗战”的统战政策,积极抗击日本侵略者,并在任上病逝。从正史上和民间传闻上,我们还看不到王鸣亚的绯闻、丑闻。排除政治立场看人品,王鸣亚是一位有才有智,懂得经济建设,懂得行军打仗,有政治头脑,有爱国热情的社会管理者。

王鸣亚去世,崖县震动,同僚为他举行哀悼和丧葬,颇有规模,各界参加人群众多。在全县征集挽联,王鹏先生挽联这样写到“请缨于弱冠年华,受命于险危时局,秉钺镇穷边,三县敌氛资扫荡;抗日则英雄肝胆,爱民则父母心肠,骑箕归上界,千秋史秉有荣光。”(注:三县即为崖县、保亭县、陵水县。)

 

“海阔天空”摩崖之谜

笔者多年来收集、整理关于王鸣亚的资料和传说,多次感受到他具有海阔天空的胸怀,特别是王鸣亚冒着被撤官查办的危险,敢于为修筑公路挪用公款,联想到“海阔天空”摩崖未曾留下作者姓名,非胸怀广阔的人不会为之,猜度这出自王鸣亚之手。由于摩崖以隶书字体描写,很难识别出个人特征为此,笔者曾恳请原三亚市委副书记、三亚市旅游领导小组组长陈人忠先生核实。因要涉及到日本、广东亦或台湾查找王鸣亚档案,故未能遂意,只能成为一个猜想。

1909年以前,下马岭只有清代官员苗受、绰尔代、汤尚贤的“海判南天”。程哲的“天涯”、范云悌的“南天一柱”摩崖,别无其他石刻。1938年,国民军队王毅将军驻守下马岭,篆刻“海角”摩崖。此时“天涯”石刻之下已经出现了“海阔天空”摩崖。即“海阔天空”摩崖只能产生于1909-1938年之间,这对于寻找“海阔天空”的作者有着路标的作用。

能在名胜之地刻石摩崖的人必须在当地很有影响力,或是政权上的,或是经济地位,或是文化名人。王鸣亚少年投身反帝制的革命,漂洋过海到日本留学,在孙中山麾下充当马前卒;青年时期就担当重任,既是军事长官又是行政长官;中年的他,积极支持修建海南岛环岛公路,敢于挪用款项弥补修建从崖城藤桥的公路,极有现代文明意识

笔者猜度:豪情万丈的王鸣亚,修筑公路刚好穿过下马岭磊石群,在三款摩崖的提示下,举笔隶书“海阔天空 ”。

 

(作者单位:三亚市作协)